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ragmatics 语用学

Research, Application & Developmt Trend

 
 
 

日志

 
 
关于我

有时我喜欢安静,有时我喜欢热闹。 有时我喜欢加入人群,有时我喜欢远离他们,独自呆着。 冬天我渴望阳光,夏天我盼望下雪。 春去秋来,不变的是我的学术信仰、志向和兴趣。一直思考着:什么是语用?为什么要研究语用?怎样研究语用?研究语用需要具备哪些素质?谁在研究语用?语用研究的走势如何?存在哪些问题?等等。 我深信“宁静”方可“致远”的道理,努力走向这种境界。 求学、求真的路上,深深领悟到过程决定结果,过程大于结果,远远大于结果。

网易考拉推荐

话语权是一种什么权力  

2015-03-05 21:15:30|  分类: 使命释义making s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语权是一种什么权力

2015-01-15 09:54:15作者:陈曙光来源: 《光明日报》( 2015年01月15日 16版)浏览次数:252网友评论 0 条

    提升中国话语的国际地位,扭转“西话主导、西强我弱”的国际话语格局,必须把握作为权力的“话语”有何特殊性,以及相比于世俗权力,“话语权力”在操控主体、传导规律和运作方式上有何不同。

    在操控主体方面,话语权力是非强制的。世俗权力是以命令、服从等方式实施的,话语权力则是以传播、扩散的方式发生效力的。话语权力对受众的控制不是通过军队、警察、司法等外在强制来实现,而是通过话语受众的自觉认同来实现。世俗权力强调支配人的行为,话语权力则强调教会人如何思考。话语权力主体通过温情脉脉的方式,将自己的思维方式、生活方式和价值标准化为唯一合法、合情、合理的东西,化为普遍有效的标准,促使接受者自觉认同。在霸权话语的统治下,普通话语受众很难保持独立的反思精神和批判意识,极易沦为强势话语的奴隶。因此,在话语竞技舞台上,与其说是人占有话语,不如说是话语占有人。今天,很多国人“言必称美国”,似乎“美国”二字成了真理的担保者,这就是话语主宰人、支配人的表现。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常常以为自己说话有主见,从不人云亦云,但其实不过是受制于某种“话语权力”的控制,在一个个“话语陷阱”中越陷越深。当然,尽管话语权力的主体带有模糊性,但毋庸置疑,学者是拥有话语权力的特权一族,因此学者更应该谨慎于、负责任于这种权力的运用,而不能将学术公器变为谋私利、泄私愤的工具。今天,某些所谓的“公知”昧着学术良心和道德底线,拿着西方的施舍,充当西方的话筒,混淆是非、蛊惑人心,真是可悲可怜!

    在传导规律方面,话语权力能够遗传和迁徙。世俗权力是被授予的、被占有的,因而也是可以被剥夺的;话语权力则是被获得的,难以通过外在力量剥夺,它具有自我膨胀和惯性遗传的本能。话语权力凭借历史的惯性而强势遗传,也可以伴随着人口的流动而自由迁徙。比如,中国传统话语在今天依然根深叶茂,这是一种遗传惯性;同时,中国传统话语在东亚、东南亚以及其他地方落地生根,这是一种迁徙本能。世俗权力是一种硬权力,其刚性特征往往给人以距离感。话语权力是一种软权力,学术话语的柔性、温和特质极大地消解了“权力”可能引发的距离感和排斥感,其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作用机制也极大地消解了“意识形态”可能带来的逆反心理和敌对心理。相比于世俗的政治权力和传统的意识形态,话语权力在支配人的思想和行为的过程中,不是使人感到无力,而是使人感到有力;不是使人感到浅薄,而是使人感到深刻;不是使人感到不满,而是使人感到满足;不是使人感到空虚,而是使人感到充实;不是驱使人逃避它,而是吸引人亲近它;不是带给人压力,而是成为人排解压力的一种选择。

    在运作方式方面,话语权力具有多方发散的特征。世俗权力的运作方式是自上而下的,其特征是“线性传导”,它所影响的主要是人的非日常生活领域。而话语权力则不仅仅是自上而下的,也是由内而外、由中心到边缘逐步扩散的,它的触角介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它的传导特征是“辐射”。话语权力不仅控制人们的政治生活,还深刻影响人们的日常生活。现实生活中,几乎没有人能够彻底摆脱某种话语的控制。世俗权力有着清晰的边界,其作用范围是明确而固定的,“僭越”既是非法的,也是非常态的现象。话语权力没有固定的边界,其作用范围可以无限延展,可以侵入到日常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越界代言”“越俎代庖”在这里既是“合法”的,也是一种常态现象。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任期间曾公开宣称:“要开辟一个新的战场,其目标就是西方价值观统治世界,实现思想的征服”。今天,尽管很多国家不喜欢美国说三道四,指手画脚,却没有人因此追究美国的法律责任,也没有谁可以命令它“住嘴”。应对它的唯一办法只能是提高我们自己的话语权,用我们的声音盖过它的声音。

    (作者为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直面生活本身——马克思人学存在论革命研究”负责人、武汉大学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