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ragmatics 语用学

Research, Application & Developmt Trend

 
 
 

日志

 
 
关于我

有时我喜欢安静,有时我喜欢热闹。 有时我喜欢加入人群,有时我喜欢远离他们,独自呆着。 冬天我渴望阳光,夏天我盼望下雪。 春去秋来,不变的是我的学术信仰、志向和兴趣。一直思考着:什么是语用?为什么要研究语用?怎样研究语用?研究语用需要具备哪些素质?谁在研究语用?语用研究的走势如何?存在哪些问题?等等。 我深信“宁静”方可“致远”的道理,努力走向这种境界。 求学、求真的路上,深深领悟到过程决定结果,过程大于结果,远远大于结果。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确立高校教学工作的中心地位这么难  

2015-04-03 08:36:28|  分类: 课程教学curricu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确立高校教学工作的中心地位这么难

中国大学教学 | 2015-04-02 16:53
在高校,学科与专业是相辅相成、互动互进的。科研和教学作为学科与专业实现各自目标的活动,本该也是相辅相成、互动互进的关系。但在实践层面上,教学与科研的矛盾却成了当今高校面临的突出问题之一。无论是国家重点建设的高校还是地方高校,无一例外地要面对这对矛盾。重点高校科研是“常态”,为没人重视教学发愁,于是出台了一系列激励教学的政策;地方高校教学是“常态”,为没人重视科研犯难,于是出台了一系列激励科研的政策。这些政策的效果到底如何?重点高校依然在喊“要重视教学”,地方高校依然在喊“要重视科研”。对重点高校来说,教学与科研的关系就像皇后与妃子的关系。教学是皇后,地位高但不受宠;科研是妃子,地位低但备受宠爱。对地方高校来说,教学与科研的关系就像婚后与婚前的关系。教学是婚后的妻子,无论做多少都不被看在眼里;科研是婚前的女朋友,即使做一点也会走进心理。
为什么重点高校要千方百计地把教师向教学上拉,而地方高校要千方百计地把教师向科研上拉?因为科研的诱惑力太大了,以至于重点高校和地方高校都难以抗拒。为什么科研会有如此大的诱惑力?为什么教学与科研会有这样的矛盾?其实,教学与科研的关系,实质上是大学与社会矛盾的反映,是大学理念与社会需要的冲突。这得从大学发展的三个“里程碑”说起。
第一个里程碑是博洛尼亚传说。1088年,作为世界上第一所大学的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的诞生,开创了大学以培养人为宗旨的大学传统。第二个里程碑是洪堡理念。1809年,德国柏林大学引入了科学研究。其创始人洪堡认为:大学“立身的根本原则是,在最深入、最广泛的意义上培植科学,并使之服务于全民族的精神和道德教育。”洪堡所说的科学是“纯科学”,是建立在深邃的观念之上,不追求任何身外的目标,进行纯知识、纯学理研究的科学。洪堡提出了“由科学而达至修养”的教育原则,认为科学研究是培养人的手段,不通过科学研究,大学就培养不出“完人”。第三个里程碑是威斯康星思想。1862年,美国《莫雷尔法案》的颁布,崛起了一批现代大学,创办于1848年,后得到赠地而发展起来的威斯康星大学,把大学社会服务职能推向了顶峰,时任校长范·海斯一句名言“州的边界就是大学校园的边界”,对威斯康星思想做了精辟的概括。
经过上述三个里程碑,大学已经从过去的“象牙塔”,步入了当今社会的“服务站”,成为“轴心机构”。如今的大学面临的不是“两难”而是“多难”境地,面前的不是“十字路口”而是“环岛路口”。大学承担着太多的责任,面对着太多的需要,承受着太多的责难。有人说大学应该坚守大学精神,守护好民族文化自觉的最后阵地;有人说大学应该走下“神坛”,更好地承担起社会责任。有人说大学是最后一个保守主义据点,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有人说大学已成为市场经济的婢女,宁可为“三斗米”而折腰。有人说大学应该走出“象牙塔”,成为社会的“服务站”;有人说大学应该重返“象牙塔”,守护住大学的本质。有人说大学应该保持自己的精神气质,扮演起反思社会,引领社会的角色;有人说大学应该融入社会,适应社会,成为社会机体上的一个器官。种种大学的“应该”和“不应该”,似乎意味着大学在人们心目中已经迷失了方向。事实上,大学并不是完全不清楚自己应该如何做,而是不得不这样做,这就是市场经济驱动下的功利主义的力量。
黑格尔曾言:“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注定没有未来。”试问,如果我们的大学、我们大学培养的人不能仰望天空,那么我们民族的未来何在?因此,大学要回归,要回归到她的本然;大学要坚挺,要挺直自己的脊梁。只有这样,大学培养的人才能挺直自己的脊梁;只有这样,我们的民族才能挺直自己的脊梁。
过去,高校教学曾一度处于很尴尬的境地。学校层面职能失当:强调教学、科研“两个中心”,实际上教学成了“几何”中心,而科研成了“物理”(质量)中心。教师层面职责错位,教学成了“副业”,从事教学的成了“弱群体”。学生层面途径缺失,教学在课堂,科研在实验室,教学进不了实验室,科研进不了教室。
诚然,教学与科研不是对立关系,而是互动和互相促进的关系。很难想象,一位科研水平不高的教师会有很高的教学水平;也很难想象,一位科研水平很出色的教师如果不把主要精力放在教学上,能将教学工作做得同样出色。由于教学与科研的目标和过程毕竟不完全一致(除非研究生培养),高校一方面要培养人才,另一方面要出科研成果,学校的资源是有限的,教师的精力也是有限的,两者如何取舍,这是一个永恒的矛盾。此外,教学是让对象搞懂,科研是搞懂对象,两者需要不同的方式和能力倾向,教师的兴趣点也会因此而发生转移。
要真正解决好教学与科研的关系,除了教师要热爱教学、潜心教学外,学校要给教师“松绑”,让教师能够沉下心来教书育人,履行好他们的“基本职责”;国家要给高等学校“松绑”,让高等学校能够沉下心来培养人才,承担好他们的“根本任务”。对于地方高校,更应该高高举起教学的旗帜,扎扎实实地做好人才培养工作。当然,地方高校也要发展学科,但一定要解决好发展什么学科、怎样发展学科和怎样带动专业建设的问题;地方高校也要开展科学研究,但一定要解决好开展什么科研,怎样开展科研和怎样促进人才培养的问题。为此,学校一定要定位准确,政策到位;老师一定要认识明确,行动到位。

 原网页已由QQ浏览器云转码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