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ragmatics 语用学

Research, Application & Developmt Trend

 
 
 

日志

 
 
关于我

有时我喜欢安静,有时我喜欢热闹。 有时我喜欢加入人群,有时我喜欢远离他们,独自呆着。 冬天我渴望阳光,夏天我盼望下雪。 春去秋来,不变的是我的学术信仰、志向和兴趣。一直思考着:什么是语用?为什么要研究语用?怎样研究语用?研究语用需要具备哪些素质?谁在研究语用?语用研究的走势如何?存在哪些问题?等等。 我深信“宁静”方可“致远”的道理,努力走向这种境界。 求学、求真的路上,深深领悟到过程决定结果,过程大于结果,远远大于结果。

网易考拉推荐

语言真能影响文化吗?(下)    

2016-10-25 21:08:02|  分类: 教育哲学edu phi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语言真能影响文化吗?(下) 2016-03-18 语言桥之声 为找出答案,曾有这样的实验;向波姆普罗人展示了几组表示时间进程的图片(例如,一个男子在不同年龄时的照片,或者一只鳄鱼长大的过程,再或者一个香蕉被吃掉的过程)。对于这些搅乱了的照片,他们的工作是在地上按照正确的时间顺序排列这些照片。我们对每个人都用测试了两种不同的“坐法”——每次都面向不同的基本方向。当被要求这样做的时候,说英语的人会按照时间从左往右排,说希伯来语的人会从右往左排(因为希伯来人写字是从右往左的)。 而波姆普罗人,我们发现,排列时间顺序是从东到西。也就是说,面朝南方,排列时间的方向是从左往右;面向北方,则是从右往左;当面向东方时,朝身体的方向排列,诸如此类。当然,我们从来没有告诉我们的测试者他们正面向哪个方向。波姆普罗人不仅仅已经知道了方向,而且还自发地使用他们的方向系统去构建他们对时间的描述。在世界各地的语言里,还有很多其他的方法用来统筹时间。说汉语的人,把“未来”放在下面而“过去”放在上面;而艾马拉人的“未来”是在后面,过去则是在前面。 除了空间和时间之外,语言同样还塑造了我们理解因果关系上的方式。例如,英语喜欢用“施动者-做-事情”这样的方式来描述事件,说英语的人习惯于这么说——“约翰打碎了花瓶”,即便这是个意外。说日语或西班牙语的人则更倾向于说“花瓶自己碎了”。这种不同语言间的差异对他们的使用者理解事件、构建因果关系和施动者概念、作为目击证人所记住的内容、以及他们会责怪和惩戒他人的程度,都有着很深远的影响。 凯特琳?佛斯(Caitlin Fausey)在斯坦福大学的实验中,让说英语、西班牙语和日语的人观看两个人有意或无意地弄破气球、敲碎鸡蛋和溅撒饮料的视频,随后每个人会遭到一个突击记忆力测试:对于每个事件,你记得是谁干的吗? 她发现了不同语言之间目击者记忆的显著不同。西班牙语和日语的使用者不记得偶然性事件的施动人,而使用英语的人记得。注意,他们对于记住故意事件的施动者(片中会有语言提及这个施动者)没有问题。但是对于偶然性事件,如果没有人用西班牙语或者日语正式的提及这个施动人,他们的大脑是不能够编译出或记住施动者的。 在另一项研究里,让说英语的人观看珍妮?杰克逊臭名昭著的“服装故障”事件(译者注:露点事件)的视频(一个了不起的“非施动”新造词,被贾斯丁?丁布莱克引进了英语字典里),还附带两份书面报道中的一份。这两份报道除了最后一句话以外完全相同,其中一份使用了施动短句“扯掉了衣服(ripped the costume)”,而另一份写的是“衣服扯掉了(the costume ripped)”。即便如此,每个人观看的都是同一个视频并且亲眼看到衣服扯掉的全过程,语言再一次起作用了。那些读了“扯掉了衣服”的人里不仅仅有更多的人指责贾斯丁?丁布莱克,而且还有惊人的53%的人认为应该追加罚款。 除了空间、事件和因果关系,不同类型的语言还展现了许多其他的思想上的塑造作用。在语言里对浅蓝和深蓝有特别区分的俄语使用者,能够更好地在视觉上辨别蓝色的深浅。在毗拉哈——一个巴西亚马逊的部落,语言里回避使用数字而使用“更多”和“更少”来表示数量,没有记录和掌握具体精确数量的能力。事实证明,莎士比亚错了——不是什么名字的玫瑰闻起来都那么香的(译者注:出自《罗密欧与朱丽叶》——不管玫瑰叫什么名字,它闻起来都是一样的香)。 不同型式的语言为我们提供一扇通向不同文化性情和倾向的窗户。例如,英语的句子结构强调施动者,在我们的司法系统里,当我们发现了罪犯并且相应的处罚了他就算是司法得到了公正(而不是发现了受害者并且正确地安抚了他——另一个司法公正的选择)。那么到底是语言塑造不同文化的价值观,还是反过来,文化影响了语言?或者两者都有? 语言,理所当然的,是人类的创造物,我们发明了它作为工具并按照我们的需求对它进行改造。简单的根据不同的语言使用者思考方式不同是不足以辨别到底是语言塑造了我们的思想还是反之的。要论证语言在其中的因果关系里扮演的角色,需要的是直接操纵语言,看看它对认知上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的相关研究。 近年来最关键的进展之一就是精确的论证了这条因果链。事实证明,如果你改变人们的说话方式,他们的思考方式也会改变。如果人们学习了另一种语言,他们同样也学会了一种崭新的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当会说两种语言的人从一种语言转向另一种的时候,他们的思考方式也会开始转变。而且如果你在人们在做一项简单的不涉及语言的任务的时候拿走他们说话的能力,他们的表现会发生戏剧性的变化,有时甚至会让他们看上去并不比婴儿或者啮齿动物要聪明。(比如,在最近的研究中,给麻省理工的学生展示一个屏幕上的点,然后问他们一共有多少。如果允许他们正常的数数,他们可以出色的完成任务;如果同时再让他们完成一件和语言无关的任务——比如敲打节奏——他们依然能干得不错;但是如果让他们在看屏幕上的点的同时完成一项需要口头表达的任务——比如重复一则新闻报道上的句子——他们的数数系统就奔溃了。换句话说,他们需要他们语言上的能力去数数。) 所有的这些新研究都向我们表明我们所说的语言不仅仅反映或者说表达我们的想法,而且还塑造了我们想要表达的思想。存在于我们语言里的结构深刻地塑造了我们构建事实的方式,并且使我们像现在这样聪明和老练。 语言对人类来说是独一无二的天赋。当我们学习语言时,我们在某种程度上揭露了我们之所以为人的原因,得以窥探到了人类本性上最本质的东西。当我们揭示了不同的语言及它的使用者们之间是如何的不同时,我们发现人类本性的差异也同样如此的显著地依赖于我们所使用的语言。下一步的工作是设法理解什么样的语言能帮助我们能够构建如此不可思议的复杂知识系统的机制。理解知识是怎么样构建的会使我们创造出超乎我们现在所能想得到的思想。这项研究直接切中了我们所有人都会问自己的最根本的问题——我们是怎么成为现在的我们的?为什么我们会这么认为?答案中的一个重要部分——事实证明,就在我们所说的语言里。 Pageview 681Report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