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ragmatics 语用学

Research, Application & Developmt Trend

 
 
 

日志

 
 
关于我

有时我喜欢安静,有时我喜欢热闹。 有时我喜欢加入人群,有时我喜欢远离他们,独自呆着。 冬天我渴望阳光,夏天我盼望下雪。 春去秋来,不变的是我的学术信仰、志向和兴趣。一直思考着:什么是语用?为什么要研究语用?怎样研究语用?研究语用需要具备哪些素质?谁在研究语用?语用研究的走势如何?存在哪些问题?等等。 我深信“宁静”方可“致远”的道理,努力走向这种境界。 求学、求真的路上,深深领悟到过程决定结果,过程大于结果,远远大于结果。

网易考拉推荐

许渊冲:活到老 译到老 狂到老    

2017-02-20 08:26:50|  分类: 教育哲学edu phi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渊冲:活到老 译到老 狂到老 2014-11-21 王梦悦 西南联大讲坛 联大讲坛·讲坛嘉宾 许渊冲 活到老 译到老 狂到老 2014年8月2日,中国文学翻译家许渊冲(西南联大讲坛第十五讲主讲嘉宾,2014年11月27日开讲,详见开讲通知)荣获国际翻译界最高奖项——“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一时间,媒体的目光聚焦到这位经年沉醉于中外文学世界里的翻译家。他笑着作答:“这是中国文化的胜利。”而他的心境,依然波澜不惊,如同书桌上方那束温和的灯光。就在那束灯光下,他把自己的生命融入到一本本翻译作品之中:《诗经》《楚辞》《李白诗选》《西厢记》《红与黑》…… 2014年8月2日,柏林,第20届世界翻译大会在此举行。 中国著名翻译家许渊冲荣获国际翻译界最高奖项——“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颁奖词中,国际译联评奖委员会这样写道:“我们所处的国际化环境需要富有成效的交流,许渊冲教授一直致力于为使用汉语、英语和法语的人们建立起沟通的桥梁。” 由于健康原因,93岁的许渊冲没有去现场领奖,他选择以一封优雅的英文信书面答谢。“作为第一个获此殊荣的中国翻译家,我深感荣幸。我认为,这不仅仅是对我个人翻译工作的认可,也表明中国文学受到世界更多的关注。从事汉语、英语和法语文学的翻译对我而言一直是一种享受。93岁的我还在做翻译,我就是喜欢翻译。” 勤奋支撑起的“野心” 70岁从北大退休至今,许渊冲翻译的书已达120本。对未来,他是这样设计的:两个多月翻译一本,5年完成《莎士比亚全集》。 翻译界普遍认为,许渊冲翻译的《红与黑》胜过傅雷;他也不吝自我表扬,他认为自己正在翻译的《莎士比亚全集》定能超过朱生豪或梁实秋的译本。 在这位和翻译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老人看来,能超越中国其他翻译大家,是“最高级的乐趣所在”。 事实上,许渊冲的勤奋支撑得起这样的“野心”。退休后,他的译作猛增到现在的150余本。这些书,整齐地摆在他屋子里当初只花15元钱买的旧书架上。 为了利用好晚上的“翻译高产期”,许渊冲养成了黑白颠倒的作息习惯。“他现在吃得很少,睡得也很少,每天要从晚上十点工作到凌晨三四点。”夫人照君展示了许渊冲近期翻译《莎士比亚全集》的成果,电脑上的文字密密麻麻,眼神好的年轻人都觉得眼花缭乱,更让人无法想象一位视力衰弱的九旬老人,每天面对电脑工作六七个小时需要多大的毅力。 他的身体确实硬朗:93岁的年纪,走起路来不用人扶,也不用拐棍。“别说拐棍了,我每天晚上还要骑自行车遛一个小时的弯儿呢。”许渊冲说。 以“论战”闻名的翻译家 许渊冲是一位在争议中前行的翻译家。“有争论才有进步”,他不生气,只是遗憾为什么有些人对此就是不理解。 翻译家赵瑞蕻批评说,许渊冲的译本加了许多不该加进去的东西;翻译家王佐良则认为他的有些译法类似鸳鸯蝴蝶派,是应该避免的。许渊冲反驳道:“一切景语皆情语,我要的是文学翻译,不是文字翻译。” 还有一种非议针对他的性格。他的名片上,赫然印着“我是书销中外六十本、诗译英法唯一人”,完全不按中国式含蓄的套路出牌,“自大”之评,难免接踵而至。 的确,多年来,这个佝偻着背的老人,一直扛着压力负重前行。他的头上,顶着别人按上去的多顶帽子——“文坛遗少”“恶霸作风”“个人英雄主义”,有翻译同行称他是“提倡乱译的千古罪人”,说许渊冲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那也要看我的瓜到底甜不甜!”许渊冲一脸不屑。 许渊冲向来以好“论战”闻名,一提起“论战”,这位近百岁老人的思维立刻变得极其敏捷,有时表情激愤,有时哈哈大笑,那双枯树皮一样的手一直在空中比画,还不时朝自己竖起大拇指。 “他心直口快,把人都给得罪光了。”夫人照君评价说,“他不要权,是一个非常直率、质朴,非常真性情的人。他往往有什么说什么,有时候情绪来了,说的比自己想的还要过分。” 这种好辩的习惯,可以追溯到许渊冲在西南联大读书时期。当时以全省第七名考入西南联大外文系的许渊冲,因嗓门大被人称作“许大炮”。“我就是说话没顾忌。孙中山不也叫‘孙大炮’吗?”许渊冲对这个外号不以为然,“我倒觉得这是提醒我不要乱说话,但敢说话还是要的!” “敢说话”这三个字,没少给许渊冲惹麻烦。上世纪50年代的政治运动中,他在北京两所外国语学院教书时,提了三条意见:一是毛泽东思想是应该发展的;二是斯大林肃反杀害好人太多;三是把“共产主义”翻译错了,原文没有“产”字。幸亏领导认为他说的都是“学术问题”,没有给他戴顶“右派”帽子。但从那以后,许渊冲就再没摆脱过“狂妄自大”和“学霸”之类的评价。 但许渊冲认为自己狂而不妄。他引用孔子的话来解释,“狂者进取”。他觉得,“我们中国人,就应该自信,就应该有点狂的精神”。 “自豪使人进步,自卑使人落后”是他的人生信条。这句话写在他书房中的卧榻横幅上。 中国人一定要有自己的文化脊梁 许渊冲说,他最爱中文的美。不仅中文的美不好翻译,诗人的情怀更难以诠释。“现在很多学者都认为,翻译的最高标准就是将原文直白转换,重视‘名’而轻视‘实’,注重‘形似’而忽视‘神似’。”许渊冲语气中透着无奈。“我觉得在不歪曲作者原意的情况下,翻译一定要把一个民族文化的味道、灵魂体现出来。”他举例说: “毛泽东有一首词《念奴娇?昆仑》:‘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他把昆仑山分为了三截,一截给欧洲,一截给美洲,一截给中国,这种情怀哪里有?这种情怀怎么翻?当时,找了英国人来翻,就把这三个‘一截’直接翻成了‘three parts(三个部分)’,这哪里美嘛!” “知道我是怎么翻的吗?我把第一截翻成‘山顶’,第二截翻成‘山腰’,第三截翻成‘山脚’,这在中文中没啥稀奇的,但用英文表达就有了一层美感。英文版里,山顶我翻译成‘crest’,山腰我翻译成‘breast’,山脚我翻译成‘rest’,就是顶部、腰部和底部,还对仗,美不美?” “但在当时,因为翻译这些,我还被批斗过。但我不在乎!在纪念毛主席诞辰100周年的时候,英文版《毛泽东诗词选》还是采用了我的译法。” 在翻译毛主席诗词“不爱红装爱武装”时,许渊冲把“红装”译为“powder the face”(涂脂抹粉),把“武装”译为“face thepowder”(面对硝烟),恰好表现了“红”与“武”的对应和“装”的重复。此译文对仗工整,堪称绝妙,中国文化的味道和精髓跃然纸上。 之所以形成这样一套翻译理论,源于许渊冲对中华文化的痴迷与热爱。上世纪80年代开始,许渊冲开始致力于把唐诗、宋词、元曲翻译为英法韵文。翻译诗词的难处,在于炼字,经典好诗都追求一个“工”字。许渊冲译诗,既要工整押韵,又要境界全出。他坦言:“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我也有很多不了解的。但我懂得一点,中华文化是独一无二的,我们中国人一定要知道自己民族文化的价值,不能妄自菲薄。中国人一定要有自己的文化脊梁。” 翻译工作本是一件苦差事,精雕细琢更是如此,但对于许渊冲来说,反而是乐事一件。 许渊冲说:“1998年5月,德国交响乐团在北京演奏了马勒的名作《大地之歌》,其中第二乐章《寒秋孤影》和第三乐章《青春》,说是‘根据中国唐诗创作的’,但谁也弄不清是哪两首唐诗。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听了演奏,说一定要尽快把这两首唐诗弄清楚。找了很多人,都弄不明白。因为这里面的唐诗,先是被译成法语,再转译成德语,如今又译回中文,文字全变了。我一点点地往前推,最后找到了法语的译本,才终于对上了原型。一首是张继的《枫桥夜泊》,一首是李白的《客中行》。你看,这多有意思啊!” 许渊冲现在的生活很有规律,全靠夫人保驾护航。他每天9点多起床,午休后,骑着自行车出门遛弯一个小时,晚上10点多去散步。走完了以后,精神头儿来了,就坐在电脑前,开始工作。 许渊冲说:“7年前,我做直肠癌手术时,医生说我最多能活7年,可是我现在什么感觉也没有。得了这个大奖,中国文化得到了认可,我要走也没什么遗憾了。我希望我还可以抓紧时光,多为翻译中国文化做些事情……” 如果您有好的建议与意见,可以直接给我们留言或者通过其他方式联系我们: 通讯地址:云南省昆明市呈贡新区1号云南师范大学对外合作与发展办公室1504信箱 E-mail:ecdo@ynnu.edu.cn 联系电话:0871-65910135 邮政编码:650500 如果您的建议与意见被我们采纳,我们将会赠送您一张西南联大讲坛的入场券作为感谢! 微信号:西南联大讲坛 Views 1581Report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