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ragmatics 语用学

Research, Application & Developmt Trend

 
 
 

日志

 
 
关于我

有时我喜欢安静,有时我喜欢热闹。 有时我喜欢加入人群,有时我喜欢远离他们,独自呆着。 冬天我渴望阳光,夏天我盼望下雪。 春去秋来,不变的是我的学术信仰、志向和兴趣。一直思考着:什么是语用?为什么要研究语用?怎样研究语用?研究语用需要具备哪些素质?谁在研究语用?语用研究的走势如何?存在哪些问题?等等。 我深信“宁静”方可“致远”的道理,努力走向这种境界。 求学、求真的路上,深深领悟到过程决定结果,过程大于结果,远远大于结果。

网易考拉推荐

桂老,老桂   

2017-04-23 14:03:37|  分类: 教育哲学edu phi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桂老,老桂】 2017-04-12 王蕴峰 今天是先生的头七。 先生是桂诗春,广外的语言学教授,“桂老”是很多人对先生的尊称。“老桂”,这是相熟的同事,包括学生,对先生的昵称。这一称呼看似随意,但尊敬程度丝毫不亚于“桂老”这一称呼。 在下不才,无论读硕还是博,都没能入室登堂,成为先生的嫡传,近距离的接触更是少之又少,但先生对我的影响早在我进入广外求学之前就存在了。 ※ 前传 我本科读的是师范,课上老师会时不时用录像代替讲课。录像在八十年代已经是非常先进的电教设备了,更先进的是在录像里学生们看到了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学者,在传授着以前从未听说过的标准化考试。后来听老师说这位主讲人叫桂诗春,是广外的教授。 投奔广外读研还真的是因为先生。准备读研之初,比较了各校历年试卷,发现只有广外的考题与自己本科所学相符,专业课几乎不用复习,而标准化的考试题型更是吸引我报读的重要原因。 ※ 面试 现在本人虽然也成了研究生入学面试的考官,但想起当初自己的面试,心跳还是会加速。当时语言学组面试官的豪华阵容怕是后来再未重现。除了当时尚年轻的肖教授、亓教授、何教授外,领军坐镇的就是桂诗春、李筱菊两位先生。 面试不是我的强项。木讷、语迟、紧张、幻听等所有面试困难综合症都曾集中体现在我的身上,而唯独这次是个例外。不是因为我考研了,能耐了,遇强不弱了,而是因为面试时和先生交流中不知不觉产生的共鸣。 面试时我无意中提到了一本书“Understanding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这本书是我本科阶段外教上“心理学”课时用的原版参考书。其中什么个体差异、动力、焦虑、中介语等概念、理论应有尽有,要知道八十年代的英语专业的本科生能知道这些,虽然是皮毛,可并不司空见惯。我能感觉到这本书的提到瞬间让先生眉飞色舞。他详细地问了很多细节:是不是黑色的封面,是不是有这么厚,作者是不是那个谁,你有没有读完这本书,看懂了多少,先生连珠炮似地问个不停,其他考官全微笑着看我受难。对先生的提问,我试着逐一回答。最后,尚未等其他考官提问,先生就宣布了我面试的结束,并且说:You can make a good teacher.(你会成为一名好老师)。 ※ 上课 天随人愿,我顺利进入广外读研,终有机会为做一名好老师打基础。 广外当时给硕士生开设的课程很多,并且没有选修必修之分。单是先生就为我们开设了两门课:一门是应用语言学,一门是心理语言学。由于实行了末尾淘汰制,学业上没有谁敢掉以轻心。但上先生的课很轻松,他常常跑题,把你的思维放出去,然后又恰到好处地收回来。中国学生把“打开电视”用英语说成“Open TV”这样的负迁移就是在他课堂上领略到的。 先生上课从不点名,那时硕士生和博士生同堂听课。记得一次上课,同学都已正襟危坐,先生也在讲台上准备就绪,铃声早已响起,可先生迟迟就是不开讲。那是间大课室,如礼堂,讲台高高的似舞台。又等了片刻,只见先生东眺西望,前后打量,终于发了声:某某萍呢? 先生提到的是他的一名博士生。后来有人抱怨道,说那么多在座按时上课的赶不上一个迟到的。相信这位博士生一定是先生的爱将,其实也更说明了虽然先生不点名,但是每位学生都在他心里,如果不到,他会惦记着,在意着,他是不愿任何一个人掉队。 就这样,在先生的教鞭下,我们完成了两门课的学习。先生的教鞭,其实就是他上课的路上捡的一截树枝,因为每次上课的“教鞭”都不同。先生两门课的考试是闭卷,一点也不标准化(因为不是语言技能课)。但他并不考死记硬背,而是看你真正领会多少,能够灵活运用多少。由于大家的努力,在我们这一届,虽然仍有末尾,但并未被淘汰,因为末尾并未被拉下很远。 求学期间和先生最为重要的两次交流,一次是硕士生的入学面试,一次是博士生的论文选题论证。开题报告已经得到导师的认可,论证时其中一位老师认为我这是重复在场另外一位老师的研究,坚持要把选题枪毙掉。是先生护犊心切也好,高瞻远瞩也好,最终我的确是在这个题目下顺利完成论文答辩,在先生期望做一名好老师的路上又前进了一大步。 ※ 轶事 久居象牙塔的人,多被认为不食人间烟火。先生不仅食,而且食得很香、很杂。先生是美食家,是金庸迷,仿佛都已成了共识。相信先生也是邓丽君迷,因为邓去世的消息是他最先告诉学生的。 可惜和先生近距离的接触太少了。登门仅一次,也只待了不足十分钟,生怕打扰。唯一的一次一同吃饭是在他的一位博士喜得双胞胎的满月酒上。先生作为德高望重的长者应邀即席发言。除了对孩子祝福的话外,先生幽默地对他的弟子说:做学问,我是你的导师;生双胞胎,你是大家的导师。 就是这样的一位睿智的长者,博学的老师,走路目不斜视,双手总是背在后面的老桂,与我们永别了。跟先生学习了二十余年的语言学,但此刻语言却无法表达对先生的怀念,哀思无以言表。 ……… 桂老,安息吧!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