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ragmatics 语用学

Research, Application & Developmt Trend

 
 
 

日志

 
 
关于我

有时我喜欢安静,有时我喜欢热闹。 有时我喜欢加入人群,有时我喜欢远离他们,独自呆着。 冬天我渴望阳光,夏天我盼望下雪。 春去秋来,不变的是我的学术信仰、志向和兴趣。一直思考着:什么是语用?为什么要研究语用?怎样研究语用?研究语用需要具备哪些素质?谁在研究语用?语用研究的走势如何?存在哪些问题?等等。 我深信“宁静”方可“致远”的道理,努力走向这种境界。 求学、求真的路上,深深领悟到过程决定结果,过程大于结果,远远大于结果。

网易考拉推荐

语言学家不喜欢什么?   

2017-08-23 23:45:30|  分类: 通识教育libera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语言学家不喜欢什么? | 语言学午餐 原创 2016-03-16 星期三语言学午餐Ling-Lunch 语言学午餐这两年来,收到过许许多多的读者提问。其中有成百上千条,都是非常非常值得深入讨论的语言学现象和问题。然而,由于小编的时间和午餐君的推送限制,只能选取部分进行回答。其中,有许多问题,都是一个模式——“为什么我们可以xxxx这么说,但不能yyyy那么说?” 要解答这样的为什么,虽然有些枯燥,却不能不涉及句法和语义的理论。今天,小编就要从句法学和语义学的角度,谈论一个中文语法里有趣的现象。 小编相信,读者们一定在人生的某个时刻,和朋友有过这样的奇奇怪怪对话—— A:你喜欢什么? B:我不喜欢什么。 OR C:你不喜欢什么? D:我什么都喜欢。 这四个句子对于中文母语的读者们来说,理解起来一定再自然不过了。但是,大家再用英文来想想这段对话,就会发现,A-D中的四个“什么”,其实对应着英文中的不同译法:A和C里的什么,可以译为疑问代词“what”,B中的“什么”是“anything”,而D中的“什么”则是“everything”。然而中文用一个“什么”就全体代替了,要不要太方便! 中文里,语音语调有时候可以改变一个词的意思。 为什么中文这么特别呢?这就要从句法和语义两个层面说起。大家都知道,中文是wh-in-situ language。和英文这种wh-movement language不同,在中文疑问句中,疑问词停留在原处,在表面上不会移动到句子的最前面。比如,中文问句“语言学午餐今天推送了什么”里,“什么”的位置,与陈述句“语言学午餐今天推送了句法学的文章”中“句法学的文章”相同。而英文中,大部分情况下,同一个问句里的“what”会提前,而不会说“语言学午餐今天推送了what”? 疑问句与陈述句的表面结构相同,也就导致了有些时候,疑问句和陈述句单从句法层面是无法区分的。比如“语言学家不喜欢什么”这句话,可以理解为——“语言学家不喜欢什么?”——也可以理解为——“语言学家不喜欢什么。” 这便是中文里疑问代词(wh-word)作不定词(indefinite)的特殊用法。不仅中文,韩语、日语里也有类似的现象。Cheng (1991) 在前人的基础上重新总结了中文疑问代词的三种解读方法,分别是1) “疑问词”(interrogative word),2) “存在量词”(existential quantifier)和 3) “全称量词”(universal quantifier)。直白一点说,拿“什么”举例,就分别对应前面的英文“what”, “something/anything”和“everything”。同样,其它的疑问代词——“谁”、“怎么”、“哪”等——也都有这三种解读。 (究竟如何命名这些解读,以及它们到底具有什么性质、是否为量词,还存在许多争议,有兴趣的读者可以阅读本文最后附上的参考文献,了解更多信息!) 然而,并不是在每个句子里,疑问代词都可以解释为不定词的。比如读者看看这句话——“你想吃什么”——“什么”就只有疑问代词一种解读。因此,我们可以想到,疑问词的多种解读,是有其限制的。 其中,疑问代词的全称代词解读,限制相对简单、容易理解。比如,你妈妈问你,“谁会来你的生日会呀?” 你回答她:E. “谁都会来”,或者,F. “谁也不会来”。这个时候,“谁”在E和F中都具有全称代词的解读,是因为“都”和“也”的限制。在许多情况下,这两个词都有着这样的作用。 然而,存在量词解读出现的情况就非常复杂了。究竟在怎样的语义和句法限制下,疑问代词可以理解为存在量词呢?根据Cheng (1991), Li (1992), Yuan (2008)等人的研究和总结,主要有语义、句法两个方面的限制。其中,句法限制建立在语义限制的前提之上。 语义上,存在量词发生在命题的真值不确定或被否决的情况下。虽然争议很多,但这种情况主要分为七种。 (1)否定。这种情况最好理解,也最常见。此处的疑问词也会被称为NPI (negative polarity item),因为它们的意义只在否定句中被赋予。比如—— 语言学家不相信什么? 语言学家不相信什么。 (2)带疑问小品词 (wh-particle)的一般疑问句。比如—— 谁喜欢语言学吗? 这里的“谁”就是“anybody”的意思。 (3)A-not-A疑问句。这种情况和(2)类似,比如—— 语言学家是不是想说什么? 这里的“什么”就是“anything”的意思。 (4)条件从句。在条件从句里,命题的真值也是不确定的。比如—— 如果读者喜欢什么,小编就很高兴? 如果读者喜欢什么,小编就很高兴。 (5)内嵌句(embedding sentence)与非事实动词(non-factive verb)。比如—— 你以为小编想说什么? 你以为小编想说什么。 在这里,因为“以为”是一个非事实动词,也就是说,它让后面的内嵌句“小编想说什么”变得不确定了,就导致了这句话的真值减弱,随之,“什么”也就有了存在量词的含义。 受到读者肯定的小编。 (6)有表不确定的副词。比如—— 读者好像知道什么。 (很神秘的样子…)这个非常好理解,“好像”、“大概”一类的表达不确定的副词加入句子,都会让疑问词产生存在量词的含义。 (7)推理的“了”。比如—— 他说了什么? 他说了什么。 在(1)里面,小编说过,疑问句加上否定词,有时(这个“有时”小编后面会解释)可以使疑问代词产生存在量词的含义。但有时候,不需要否定词也可以。这就是推理的“了”的神奇力量——让句子的真值被弱化,在这个语境下产生一丝丝的推测、而非肯定的语义。于是,存在量词又可以出现了… 小编说完了语义的限制,也不知道有耐心看到这里的读者还有多少呢?…Anyway,小编还要继续比比。因为—— 小编不知道配什么图了,于是配了小编的自拍照... 不是所有满足以上语义限制的句子里,疑问代词都能成为存在量词的!神马?都已经这么多条件了还不行?不信看这句话—— 谁不喜欢语言学? 这里的“谁”,不管你用什么语调、什么表情、什么姿势、怎么读,都无法产生“somebody”的意思。但小编前面明明说过,否定词可以让疑问词变成存在量词的呢… 这是因为,在语义限制之上,还有句法限制。句法上,导致命题真值不确定的因素,比如否定词、表大概的副词等,一定要c-command疑问词,才可以使疑问词变成存在量词。 所谓c-command,就是在句法树中,A、B结点相互不统治,但第一个(最低的)统治A的结点也统治B。比如在下图中,A结点c-command结点B-G,而B仅仅c-command结点A。 (转自维基百科) 那么,这句话—— 谁不爱吃什么?/。 读者可能会理解成,“Who不爱吃something?”,却不会理解成“Somebody不爱吃what?” 也就是说,在这句话里,只有“什么”可以解读为存在量词,“谁”却不可以。因为否定词“不”仅仅c-command了“什么”,而没有c-command“谁”。这种现象,被称为“主语-谓语不对称”。 小编说了这么多,再总结一下。只有在满足七个(其实更多)语义条件之一,并且改条件c-command某个疑问词的情况下,中文疑问句中的那个疑问词,才能够被解读为存在量词。 那么,有兴趣的读者请大声朗读以下这些句子里,想一想,这些疑问代词(what)有存在量词(something/anything)的含义吗? 小编吃错了什么才会写句法学的文章 小编吃错什么才会写句法学的文章 谁可能逼着小编走上了句法学的不归路 可能谁逼着小编走上了句法学的不归路 参考文献: Cheng, L. L. S. (1991). On the typology of wh-questions (Doctoral dissertation, Doctoral dissertation, MIT, Cambridge, Mass). Heim, I. (1982). The semantics of definite and indefinite noun phrases. Huang, C. T. J. (1998). Logical relations in Chinese and the theory of grammar. Taylor & Francis.Kim, S. W. (1990). Wh-Phrases in Korean and Japanese are QPs. WCCFL 8. Li, Y. H. A. (1992). Indefinite Wh in Mandarin Chinese. Journal of East Asian Linguistics, 1(2), 125-155. Song, H. S., & Schwartz, B. D. (2009). Testing the fundamental difference hypothesis. Studies in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31(02), 323-361. Yuan, B. (2008). Discrepancy in English speakers’ L2 acquisition of Chinese wh-words as existential polarity words: The L1-dependent interface hypothesis. In Proceedings of the 8th Generative Approaches to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Conference (GASLA 2007) (pp. 272-284). 语言学家不喜欢什么? - 语用学博客 - Pragmatics  语用学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