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ragmatics 语用学

Research, Application & Developmt Trend

 
 
 

日志

 
 
关于我

有时我喜欢安静,有时我喜欢热闹。 有时我喜欢加入人群,有时我喜欢远离他们,独自呆着。 冬天我渴望阳光,夏天我盼望下雪。 春去秋来,不变的是我的学术信仰、志向和兴趣。一直思考着:什么是语用?为什么要研究语用?怎样研究语用?研究语用需要具备哪些素质?谁在研究语用?语用研究的走势如何?存在哪些问题?等等。 我深信“宁静”方可“致远”的道理,努力走向这种境界。 求学、求真的路上,深深领悟到过程决定结果,过程大于结果,远远大于结果。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有时候我们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2017-08-23 23:48:25|  分类: 通识教育libera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有时候我们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 语言学午餐 原创 2016-09-17 LL语言学午餐Ling-Lunch 有时候,我们心里已经想出了某个东西(语义),但是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语音)。 用更专业的方法问就是—— 我们在说话时,大脑是同时处理语义和语音信息的吗?还是分开处理呢? 这个问题乍看之下似乎很难回答,因为谁又能说出大脑是如何运转的? 但是吧,这可难不倒我们心理语言学家们,一些看似简单的实验往往能带给我们令人惊喜的解答。 人们一开始大都认为两种信息应该是同时在大脑中处理的,不过语言学家们观察到了一种现象————舌尖现象(tip-of-the-tongue)。 比如你和朋友玩“你比划我猜”的游戏,朋友“聪明鬼”形容一部电视剧,然后你和“小白痴”来猜。 好了,聪明鬼给提示说:就是那个关于猫妖的故事的电视剧…… 你说:啊!那个叫!叫!叫…… 小白痴:西游记后传? 你:不不不…… 聪明鬼:不是。 你:哎呀,很熟悉的啊,就是那个……猪…… 小白痴:春…… 你:春光灿烂猪八戒! 大家一定都经历过话到嘴边但却一时说不出来的情况,这个时候你会感觉到,自己明明已经知道要表达一个什么样的词了,当时却只能想到这个词的部分语音特征。 具体表现就是,别人提示你一个不同的词时,你会决绝地否定,而如果其他人给予了正确的提示,哪怕只是个开头,你就会迅速说出完整的单词。 正是这一现象给了语言学家们启示,他们认为,之所以会知道语义但却一时无法正确说出,就是因为语义信息和语音信息是分开处理的。 不过光有假设不够,我们还需要实验来证明,比如说今天我们要介绍的图词干扰实验—— 实验者首先会看到一张图,比如这只萌萌的dog 然后呢,参与者就会被要求对这张图进行命名,不过这当然不是简单的看图识字,因为在图片下方会出现一个干扰词,像这样: 看到cat,大家十有八九会想到dog,没错,语言学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嘛,第一种干扰就是语义干扰,干扰词会是一个与图片中词语具有语义相关性的词语。当一个语义干扰词出现时,语言学家们想知道图片命名是否会受到影响 第二次呢,则是语音干扰词,当一个与图片中表示词发音相似但却没有直接语义联系的词语出现时(一些实验考虑到光看一个语音干扰词是不够的,还要看图的同时让参与者听到这个干扰词),图片命名时间又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科学实验自然是严谨的,光有两个对照组可不够,还要设计出一个中立参照组,那就是一个既没有语义相关性也没有语音相关性的词语出现。 然后就是机智的研究者们找出了一大堆具有类似特征的组合,素材找好了,下面就是实验设计了 实验素材虽说能对照出差异不假,不过离得出结论还远着呢,想得到语音信息和语义信息处理的到底在哪一个阶段出现似乎还是不够的,研究者们还有观察另一个变量,干扰词出现的先后顺序,顺序可大致分为三种,一是干扰词先出现,随后图片再出现(图片会动!)—— 二是,干扰词和图片同时出现, 三是干扰词在图片之后出现。 实验表明: 当语义相关词在图片之前或同时呈现时,图片命名时间会被延长;而当语音相关词在图片之前呈现时,则没有任何反应,但如果和图片一同出现时,则会加快图片命名。这说明语义和语音加工时相对独立的,并且语义加工要早于语音加工。 科学研究自然少不了争论,一些研究也表明,如果把干扰词出现时间更加细化的话,语音与语义的处理在反应中存在重合阶段。 另一方面,图词干扰实验的结果与另一些实验方法的结论似乎存在冲突。但尽管如此,图词干扰实验仍在心理语言学的研究历史上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其简单易行,即使没有高端的神经科学仪器仍能顺利操作,结论具有启发性,并且其在大量语言中的应用,也基本得到了相似的结论。 参考文献 董燕萍,闫浩.(2011) 汉语词汇产出的心理语言学研究:现状及前景. 外语学刊,05:95-100. 余林,舒华. (2001)语言产生中词汇加工的时间进程研究. 西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03:44-48. Starreveld, P. A. (2000). On the interpretation of onsets of auditory context effects in word production . Journal of Memory & Language, 42(4), 497-525. Schriefers, H., Meyer, A. S., & Levelt, W. J. M. (1990). Exploring the time course of lexical access in language production: picture-word interference studies. Journal of Memory & Language, 29(1), 86-102.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